0

這世界沒有人愛我:受害者心態

最近在營隊當老師的過程中,遇到了一個很有趣的孩子,我看見我曾經的影子。

 

他總是一直覺得他是不被愛的,是多餘的,但其實他心中真真切切的渴望被愛,但當我們擁抱他的時候,他卻又張牙舞爪,希望能夠更多的負面情緒來控制你,讓你只能屬於他。其實這樣的相處很累,他不斷的透露自己不好的訊息,希望讓你對他更好,但除了負面情緒之外,他卻完全不用任何努力。

 

用簡單的概念來說,他的狀況很像我們所謂的玻璃心,而跟他相處的過程中,只要有不合他意的,或是他認為壓力太大的情況,他就會產生極大情緒反應並逃離。舉個例子來說,在營隊中有很多挑戰,在挑戰的過程中,他看見別人完成挑戰了,但他嘗試了兩三次發現過不了,於是就版起臉孔,雙手抱胸,說要放棄這個挑戰。另一次的活動中,他沒有參與戰術討論,但等到遊戲開始後,他並沒有接收到團隊給他的任務,於是隊友告訴他要專心,但他耳裡聽起來卻是責備,於是他直接離開,帶著一片烏雲走到了角落。於是,大家都只好去關心他了。

 

想想在我們身邊,是不是有這樣的朋友?

 

這位朋友常常會認為自己不被團體所接納,找不到屬於他的圈圈,沒有真正的朋友,總認為自己在這個世界是不被愛也不被需要。但身邊的人卻不斷伸出援手,希望能夠讓他心情好轉,或是希望他能夠融入團體。但我看見的是所有的援手都被打掉,因為那個援手和他心中所想的不一樣。開頭我說看見曾經的影子,是因為我以前也是這樣的人。以前我常常認為自己沒有價值,只要有人一批評我,我總是能夠難過上好幾天,想著這個世界沒人愛我,這世界不需要我,我是多餘的。

 

但這個世界不需要我究竟是不是事實?

 

其實我當時不知道,所以每當別人打球沒找,打電動沒找,出去玩沒有約我的時候。我就會非常難過,並且認為我真的不是個東西,並且讓自己消失。但後來發現,很多人會來關心我,甚至在往後的日子裡他們總會不斷想到我。於是我從這樣的過程中得到滿足,原來我只要心情不好,大家就會來到我的身邊,只要我一不爽,大家就得因為我而改變主意。

 

於是我常常生氣,常常消失。而我的目的不是真的要消失,而是要告訴他們我有多麼重要。我常發些文章告訴大家我的心情有多麼不好,遭遇有多麼慘。我以為我是在抒發,但其實我是發出一個訊號,要大家快來安慰我,拍拍我的訊號。可是久而久之,大家發現了無論怎麼把能量輸入給我,我就像是個黑洞一樣的貪得無厭。而我能夠回饋他們的,便是無窮無盡的孤獨和失落。

 

於是我失去了朋友。

 

當我們用受害者心態來獲取正面情緒時,往往會因為食髓知味而變成一種情感綁架。當我們使用負面的情緒來控制對方時,我們便開始不需要對自己負責,進而創造出假象的全贏局面。因為我們不斷的透露我們沒有價值,而若是對方不斷的讚美你,或是鼓勵你,我們就得到了正面的情緒反應。反之如果對方告訴你你就是這樣,所以才沒有朋友,我們便可以回頭來告訴自己:唉,我果然是個不被需要的人。看似兩種結局都是在意料之中,但其實我們回到關係的根本,這是輸到不能再輸的局面。

 

關係的根本是人與人之間的互相存在,互相認同以及心中的價值。其實每一個人都需要存在感,而這樣的人存在感極高,因為大家很容易感受到那片烏雲。但當別人要把你這朵烏雲撥開的時候,你卻把烏雲加大了,因為你心中認為只有烏雲還在你的頭上,別人才會願意和你相處。就像當我發出我需要人來安慰的時候,我的朋友才讓我有安全感。

 

直到我發現,慢慢的我的朋友離我而去,而我再怎麼把負面情緒加大都沒有用的時候,我先開始怪罪別人。觀察一下身邊有這樣症頭的朋友,其實他們很常怪罪別人,指責別人的不是,並且把錯都推給別人。我一直都沒有覺察到這點,直到我又遇到一個朋友,和我的狀況幾乎一模一樣的時候,我才驚覺原來是我把人生的責任交給了對方負責。

 

這是一個丟棄責任的遊戲,我首先扮演受害者。無論是小到去哪裡玩,甚至是和朋友吵架,我都把責任丟給別人,因為我表達不滿,你就必須要處理我的情緒。而其實當對方來承受我的情緒時,我就成為了迫害者,我總能夠把錯都怪在別人身上,讓我可以盡情合理化攻擊對方。無論是他讓我感覺不好,或是我覺得不被尊重,說穿了我只是想左右事情往我理想的方向前進。而我就在受害者和迫害者之間轉換來獲得權力並樂此不疲,但誰會一直跟我玩這樣的遊戲?

 

所以我失去了很多好朋友,如果你本身就是跟我一樣的人,我會建議你可以好好想想,究竟你的負面情緒來自何處,你是不是想藉由這樣的情緒獲得他人的支持或幫助,有沒有其它方法可以讓你獲得相同的效果?而到底是全天下人都對不起你,還是你想讓全天下人都對不起你,藉此來控制他們?更重要的就是,當事情不如你意的時候,你又憑什麼能用憤怒或歇斯底里來扭轉局面?

 

承認吧,世界不是繞著你與我在轉的。當我們與他人建立關係的同時,我們也在嘗試一個冒險。我們不會全贏,也不必設定好全輸來讓我們自我感覺良好。其實人和人之間的交流並不是誰比誰重要,我們只是不斷的尋找能讓兩邊自在的模式。我們不是假裝自己不存在來要求對方,而是先看見自己在關係中應盡的責任,我們是不是也給對方足夠的支持與尊重,而不是全然的希望對方給與我們的滿足。

 

這時候你會發現,原來我們雖然表現的什麼都不是,但其實在我們心中,自己這個角色是大到滿出來的。而在發現這點後,我才能慢慢的做出改變。我不用表現的楚楚可憐,也可以和別人當朋友。我不用貶低我自己,也能夠得到他人的讚美。我不用發脾氣,也可以用理性的一面來和大家協調。而因為這樣的改變,我也相信人是絕對能改變的,關鍵在於自己的認知,以及是不是願意為了改變負責,為了更好的自己而努力。

 

於是我真心感謝,並與每一個陪伴我或是被我傷害過的人說聲抱歉。因為這樣的代價,才讓我能夠覺察與成長。而如果你身邊有這樣的人,請小心他對你的情感綁架,盡量不要繞著他轉。舉例來說,就像是一個人跌倒了,你可以拉他一把,但不要蹲下來把他報起來走。常常把決定的責任丟還給他,並且明確的告訴他:他可以選擇,但他也要付出代價和承擔後果。如果他接受,並為選擇做出改變與努力,那麼恭喜你得到一個好朋友。但如果他還是想用情緒控制你,甚至一不如意就搞斷線和消失,那麼我也要恭喜你,沒有了這樣的朋友在身邊,你可以鬆一口氣了。因為你以為你正在幫助他人,其實你只是不斷的被傷害,並養大他心中的惡魔。
grief-927099_960_720
回應

張忘形

喜歡聽你我他的故事,接著在床上氧化,用著藍光幫腦袋行光合作用。 想知道更多請點我,或聯絡我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