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

寬恕不是為了原諒別人,是為了放過自己

最近的女童事件,讓大家又開始討論起寬恕的事情。

 

先說,因為大家對於寬恕的定義不盡相同。請容我先定義寬恕是一個過程,而不是原諒的單一行為。如果大家能接受,那麼我們應該要從事件發生開始。


當事件發生,你覺得受到傷害,接著產生負面情緒。接著我告訴你,應該要去寬恕別人,那麼這就是對於負面情緒的抑制。所以很多人覺的寬恕是屁,原因是在這個階段,根本不能放下情緒。所以當事件發生,大家把焦點放在都”寬恕”上,那麼這就會造成『我原諒你,但我還是不爽』的結果。這當然不是寬恕,而是叫壓抑。

 

因為我們會大喊:『又不是我的問題,憑什麼是我要原諒他。』


為什麼呢?常常是因為大家認為寬恕是美德,我應該要原諒別人。所以就算不爽,還是要壓抑著說出原諒。但這樣通常只是讓事情變的更糟。而這也是大家常常『誤會』的點,因為這根本不叫寬恕或是原諒,這只是一種自欺欺人的作法。


所以我認為的寬恕的開始是像這樣的

*先檢視這個事件
*知道我受傷了,我被傷害了
*思考發生了什麼事情
*對方為什麼要傷害你(無論是不是人)

在這個過程,你一定會感受到非常多的負面情緒,當你爆炸一輪後,你可以思考這些點

*我現在在什麼情緒
*這些情緒對這件事有幫助嗎?
*這些情緒對我有幫助嗎?

有:你該怎麼使用
沒有:問問自己為什麼要帶著這些情緒一直走?

而通常我自己對話過程中,我都會發現很多情緒對於自己並沒有幫助。漸漸的,我就可以抽離這個事件,把負面包袱丟下,把學習經驗帶走。接著原諒就不困難了,因為你知道繼續下去只會一直處在怨恨和憤怒中,而對方不會有太多感受。所以懲罰的對象是自己,而不是別人。因為讓憤怒和怨恨繼續下去,這時我們會把情緒跟其他東西來做比較。

 

但是問問現在冷靜的自己:

 

*情緒有解決問題更重要嗎?

*有比學習經驗更重要嗎?

*有比人跟人的關係更重要嗎?

*有比更好的未來更重要嗎?

 

這時我們發現,專注情緒,可能是毀滅自己的開端。當你發現問題會因為情緒擴張,學習經驗會因為情緒上的對錯輸贏而蕩然無存,人跟人的關係可能在關係中失去,同時我們也失去更好未來的可能性。我們就會嘗試著放掉這些形式,追求更好的可能性了。

 

如果你看過《盧安達飯店》這部電影,你就知道中非的盧安達曾經發生了種族之間的屠殺。他不是不同文化侵略屠殺,而是因為外來建立統治階級的分化,讓你和你的鄰居,朋友,甚至家人為敵。如果要比喻就像是同住在台灣的台灣人打外省人,客家人打原住民這個概念。(這場屠殺中死了至少五十萬人,如果大家有興趣可以查一下有關盧安達大屠殺的關鍵字,你會發現階級,憤怒與仇恨能夠如何影響人性。)

 

在我看到《原諒,但不曾遺忘》這個新聞時。過了好幾十年後,攝影師Pieter Hugo到了盧安達。他發現很多殺死家人的兇手,都住在隔壁。但他們有些人還願意跟仇人聊天,甚至互相扶持,一起拍照。有些人只是表面的和平,但有些人就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。Pieter Hugo覺得太訝異了,就問他說你怎麼可以跟殺你家人的人一起生活?

 

「我是很怕他,但是我知道我做了正確的選擇。」

Nyiramana 說:「我赦免了他,然後,我的生活終於又開始回復正常。」

 

是阿,如果大家擁抱仇恨,那麼現在依然是爭奪你死我活的戰場。我痛苦,所以我也要讓你痛苦。所以人生充滿了痛苦,無論是對自己還是他人。但如果把寬恕當成美德,就會變成嘴上原諒,但心裡根本過不去。

 

當然憤怒,仇恨,報仇都能夠讓你消氣,但不會讓你變的更好。當你復仇完畢,發現這些花在仇恨上的時間只給你帶來了空虛,而開始想到如果能拿來把自己變的更好,那麼從這個當下起,寬恕才開始有了他的意義。最後引用Pieter Hugo名言作為結尾:


「寬恕不是ㄧ種道德感,而是ㄧ種生存本能。」

 

Forgive

 

回應

張忘形

喜歡聽你我他的故事,接著在床上氧化,用著藍光幫腦袋行光合作用。 想知道更多請點我,或聯絡我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