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

學習不是老師或環境,而是想往前走的決心和喜悅。

兩個禮拜內跟了師兄五堂課程,時間和對象不同,但是課綱基本都相同。每一場課程都有新的體悟。

 

老師講的看似一樣,但同學和老師的互動不同,老師的面向也不同。有些同學看起來精神不濟,老師就得說學逗唱,有趣變成最重要的事。有些同學上課的時候目光銳利,老師就得不斷的表演自己最強大的招式,表演變成最重要的事情。有些同學用著渴切知識的表情看著老師,老師就會不斷深入講題的內容,知識就變成了重要的事情。所以到底我們學到了什麼,有時候不見得是由老師決定,更可能是我們自己的選擇。

 

想到上個月有個先生來到教室,進來後四處打量。接著詢問課程沒用能不能退費?以前有沒有學員曾經退費過?真的大家都有學到東西嗎?這個課程值這個價格嗎?報名的贈品筆長的怎麼樣?不斷連珠砲的問題,就像是一個面試官。

 

當然,嫌貨才是買貨人,我看著同仁和他熱心的介紹和回應每一個環節,然後他付了錢,拿了贈品。不過我好奇的是,基本上他沒有問課程的內容是什麼,沒有問同學上完課有哪些回饋,還有學完後可能的改變。我忽然發現,其實學習這件事情一直都在,只是你站在哪一個角度來看待。

 

很多人都把學習當成別人的事,是環境不好讓我不能投入,是老師不有趣讓我沒興趣學習,是課程貧乏讓我無法學習,是課程太多讓我無法消化……。有一句話說:『不能改變事情,我們卻能改變心情。』,我想我們不能預期學習可能發生的任何狀態,但卻可以改變學習的心態。

 

聽有四個層次:情緒,內容,意圖,理念。而我覺得聽課的過程中,也可以從這四個內容出發,搭配老師和自我的角色轉換與正反合概念後,學習本身也是一個很紮實的結構內容。不過這是我自己聽課與學習的過程,不代表全部人的情況。

 

很多人只聽上課的情緒,我想這是第一層。有趣不有趣,感動不敢動。往往大多對於老師的評分,取決於情緒等級的高低。情緒等級高的老師能夠讓同學嗨起來,甚至還可以哭出來。大學剛開始聽課的時候,我總是追求這樣的感動。但發現只有在上課的時候才能有這些力量和感動,下課之後過了三天又依然故我。所以活在不斷的上課和下課,卻沒了自己。課程變的像是毒藥一般,在課程中充滿正向能量,離開課程後能量就逐漸揮發…… 。

 

接著學習開始聽老師的內容,我想這是第二層。但這時候開始覺得只聽情緒的自己像個笨蛋,可能課程本身沒內容還是,只不過是情緒被人家牽著走罷了。這時開始比較課程對自己的幫助,以及實際運用的層面來決定課程的價值。這時候的我覺得課程像是一種工具,老師不過是個使用說明書,教完了就這樣吧。

 

直到開始演講,才開始看見老師的意圖。老師對於課程的運課和教學一定都有自己的考量,無論他最後呈現的在我們眼中是好是壞。這時我學習不管老師教的是深或淺,都可以選擇要不要繼續往下專研。接著把自己當成老師來思考,為什麼這樣子運課,是不是有什麼意義,甚至和老師討論他的考量。此時我把老師和課程當成一個整體,去仔細思量老師和課程以及學生的連結意義。

 

最後,我終於能稍稍碰觸到老師的理念。為什麼說稍稍的碰觸呢?因為我常常看到很多老師表裡不一,自己做的事情和在課堂上表達的理念是兩回事。後來才能感受到老師在講課的那個當下,整個身心靈的專注度和對講出的話內外合一的感覺。此時才能感受到有很多老師他們要表達的聽起來很簡單,但在那些話語背後的深層意涵。而透過提問和討論,才能越探越深,將老師很多的人生經歷和自身的生命做連結。此時才發現每一個老師都是一個宇宙,那個宇宙存在的是他的人生,也就是他用時間換來的所有專業和經驗。

 

這時想起以前覺得無聊和沒什麼內容的老師,忽然感受到慚愧。原來當時的學習是一種被動的過程,我以為學習的所有環節都設定好了,我才能夠好好的聽,而聽就是我所有的學習。但其實學習根本是該完全主動的,我們從聽開始,聽完後要思考,思考後要和自己的經驗做對照,再用自己的方式來詮釋。而在過程中一定有很多自己的想法,透過推敲和辯症後,將自己的理解和老師詢問,與老師討論交流也許能產出新的火花,而那時又要從聽的地方再來一次。直到變成自己的東西,才能叫做知道。

 

而知道到做到又有一個超級大的鴻溝,我們怎麼樣把已知的知識應用,應用後要變成好用,好用還要再繼續優化,更別提能不能產生出新的作法和改良。光是這些,其實所有的事情都足夠我們學習一輩子。

 

有人說:『懂得越多的人越謙卑』,還有人是說:『虛心竹有低頭葉 』。我想唯有不斷的自省,反思和虛心求教,才能夠在知識這條道路上繼續前行。學習無關乎別人,自己想往更遠地方走的那個心是更重要的。所以學習的意義不是老師或環境,而是自己想往前走的決心和喜悅。

 

所以一堂課,有人會糾結有不有趣,也有人覺得學不到東西。但一定有人已經掌握了一個概念,也有人會探到老師生命中對於自己有意義的那件事物。無論如何,我想學習不是別人的事,而是覺察與自省的循環,一切都是自己的修煉。

 

『老師一定有很多東西,我好想學』與『我好想學,老師一定有很多東西』看似只是換句話說,但我才發現那些微卻深刻的不同,就是決定學習的結果。僅以這篇文章給自己引以為戒,希望自己永遠保持學習的心。

 

 

 

學習

回應

張忘形

喜歡聽你我他的故事,接著在床上氧化,用著藍光幫腦袋行光合作用。 想知道更多請點我,或聯絡我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