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

不一樣造成了對立,所以我們需要對話空間。

關於對話空間,之前寫了《麥當勞的對話杯,提醒了我對話需要空間》,而那天在我們澄意回娘家活動時候,周老師說了一個關鍵的句子,又再度啟發了我對於對話空間的概念。

 

『因為每個人都不一樣,而不一樣就造成了對立。』

 

我想到每一次大家都問吵架了該怎麼辦,我總回答吵架是很正常的。因為每一個人都不一樣,而如果我們都堅持自己的不同,也不接受對方的不同,那麼我們就會有對立,而當這樣的對立引起情緒的時候,我們就會產生爭執。

 

這時有些人在吵架中喜歡爭輸贏,總之一定要爭個是非對錯,而且只能是自己對別人錯。往往他們都會爭贏,獲得道歉或是他們想要的是非。但久而久之,他們會漸漸失去關係,而他們會對著這些失去的關係大吼:『我有錯嗎?我明明就是對的啊!』

 

所以吵架看來是不好的事情,而很多人因為想避免對立,開始學習忍耐。當然,如果忍耐了沒有極限,那麼忍耐當然是個好事。但你我都知道,忍耐除了自己吸收當下的負面能量,經過高溫高壓後,就像是石油一般儲存在我們的身體裡。當忍耐過了頭,燃點達到,那團熊熊的烈火就瞬間吞噬兩人的關係。所以很多人以為不吵架就沒事,告訴自己不斷忍耐。但最後卻莫名的,又走到分開。

 

好,那不忍耐,也不跟你吵可以吧。這時他們把不滿寫在臉上了。無論對方說什麼,他們都完全閉嘴。對方得不到回應,反而更生氣的抓著他問。於是他們更加的不耐煩用白眼,臭臉,冷笑回應。最後對方抓狂了,他們說:『我又不想跟你吵架,是你想跟我吵的耶。』

 

所以有很多不吵架的選擇,但看來好像也得不到我們要的結局,那我們到底該怎麼辦?

 

首先我們要知道對方為什麼想跟你吵架,我想我每次感受到的潛台詞都是:『你在乎我嗎?』

 

既然每一個人都不一樣,不一樣會產生對立。而這個對立產生的時候,我們往往都很在乎自己。因此我們當然也希望對方式這樣的在乎我這個自己。可惜往往對方在乎的都是他自己,而不是我自己,這時候當然無法達成共識。而這時候我們的吵架會從一開始的捍衛立場,變成發洩情緒,最後甚至在怒火下做出很多失誤的選擇。

 

 

 

我自己也是脾氣不好的人,以前也和家人與女朋友大吼大叫過。但往往只會換到一起受傷,一起難過。而後來當我覺察到這點,我只要一感覺到我想開口表達我的不滿,憤怒,或是開始酸人。我就會開始想,我為什麼要說出這樣的話?而當這個機制開始之後,我就會開始思索到底我為什麼要吵架?

 

我想到電影《葉問3》最後葉問說的那句話:『最重要的,始終是你身邊的人』。他在意的不是天下第一,而是和兒子,和妻子的那份關係。而在關係面前,我們又為什麼常需要像個河豚般膨脹自己,和對方針鋒相對呢?

 

我得到很多答案,可能是我受委屈,可能是我需要別人的重視,可能是我感覺受傷。這時我們就不再是我們,而是你和我。但當你發現把『我』和『我們』比較之後,就又忽然覺得我其實沒有這麼重要。所以我放下了我想得到的答案與執著,以及對於對方的期待,此時我也放下了武裝。當我放下武裝,有些人當然還是會因為情緒多刺你幾刀,但當他發現你放下武裝之後,他也慢慢的把他的武裝丟下,接著你們就能好好的解決問題。

 

其實對立能夠給予我們許多觀點,許多新想法。當我們選擇理解對方行為後面的那個原因,往往會發現其實很多人是沒有惡意的,只是我們選擇在那個當下把自己放大,大到心中住不下別人,那個空間就只屬於自己。因為你自己太大了,那個空間根本裝不下對方。

 

所以當我們放下你和我,開始講我們,對立才開始有了他的意義。當我們能夠認清關係的可貴,先放下武裝,用尊重,接受,和包容把心的空間撐大。那麼我們才能開始看見這世界上擁有不同的美好,才能夠在這個空間裡友善的對話,這就是『對話空間』。

 

 

 

回應

張忘形

喜歡聽你我他的故事,接著在床上氧化,用著藍光幫腦袋行光合作用。 想知道更多請點我,或聯絡我

One Comment

  1. 保留「我執」,怎麼樣都可以吵。
    放掉「我執」,才能開始有包容的心胸去理解對方的世界。
    任何生命皆是獨一無二的個體,這是非常真實的一件事。
    總活在只有自己的世界裡,把自己逼成神經病也不是件難事了。
    螞蟻、烏龜、太陽、月亮…每個人的五官、髮型通通都不一樣…
    那豈不是有吵不完的架了=…=……
    正因為互有不同,我們才能有更多互相學習空間、獲得更多學習機會。
    如果都一樣,大概又有很多人要開始吵著日子過得無聊又沒意義了~
    人呀人~所以你到底要什麼?
    什麼都不要,珍惜最重要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