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

村民的眼睛

這是一個古老的村落,村落裡非常和平,因為他們有個處理情緒的特別傳統。

 

他們會隨身攜帶一個特別的水壺,當有負面情緒時,這些負面情緒都會被這個神秘的水壺吸收,當水的顏色變成了淡淡的紅色,就要到村莊中一個神秘的古井把水放掉。因為族裡的長老說,只要有人不這麼做,就會受到詛咒而亡。當然大家就不斷遵守這樣的規矩,也因為大家沒有憤怒,不會嫉妒,也不懂悲傷,所以這個村莊是快樂的,也沒有過任何爭執。但唯一特別的,是村民眼睛的顏色。

 

這個村莊的村民的眼睛有好多顏色,每一種村民都可能生下不同顏色眼睛的孩子,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的,黑色最多,也擔任著這個村落裡大部分的工作。紫色和黃色最少,但通常天付出穎拔翠,不是擔任領導者就是司法者。而其他眼睛的村民人數較少,不過到也相安無事。

 

有一天,村民小智忽然掉到了古井裡面,而古井裡忽然一個聲音對他大喊:『這世界為什麼沒有人聽見我說的話,我不要再吸收你們的負面情緒了』,就在這個小智還沒有反應的時候,忽然他身體不能動了。又是那個聲音響起:『我要讓聽不見我講話的你們付出代價!』

 

於是,小智的眼睛變成紅色。而他拿起身邊斧頭,往身邊的藍色眼睛的村民用力揮下。

 

幾乎是一瞬間,那個旁邊務農的村民就死了,而全部的人又驚又恐,因為他們從來沒看過這種事。而他們的負面情緒也早就超過了水壺能夠吸收的量,更別提那個神秘的力量已經不在古井了。而這時村民一擁而上,抓住小智就是一陣痛打。而沒有人發現,他們的水壺顏色,已經是滿滿的深紅色了。

 

而後來,全部的人都幫這個死掉的村民舉行了哀悼會。而他們發現,擁有紅眼睛的村民和他們擁有的情緒風印水壺一樣,是紅色的。所有人開始仇恨紅色的眼睛。因此村莊裡顏色最多的黑色眼睛村民組成了聯盟,四處搜尋紅色眼睛的村民。抓到了綁起來關進牢房裡。

 

而紅色眼睛的村民當然開始了更激烈的反抗,他們不但擊退黑色眼睛的村民,也最常和其他村民起衝突。而擔任司法部們的黃色眼睛村民一致認為,小智會這樣的起因是因為古井的神秘力量。希望大家將古井封印,並且淨化那份能量。

 

淨化完畢後,又恢復了原本的生活。表面上大家看似沒事,但只要是紅色眼睛的村民,去上學不但沒人願意講話,更有可能被丟石頭,甚至被活活打死,更不要說找工作或是其他生活了。其它村民當然驚嚇了,卻也只能默默的接受。

 

而這時,白色眼睛的幾個村民出來講話了。他們覺得不應該把小智以及其他紅眼的處死,因為他們也是我們的同胞,我們應該要理解古井的力量怎麼會這樣影響我們,而不是去毀滅他。而黑色眼睛的村民陣線認為白色眼睛村民就是幫兇,所以一言不合就打了起來,打的雙雙掛彩。但兩方僵持不下,村落也不能正常運作。

 

但後來,一個經過的外地人知道了他們的故事後,來到了這麼村落。他戴上了紅色的隱形眼鏡,姦殺了好幾十個小男孩。當他被村民綁著,吼著,打著的時候,他高喊:『我是無辜的,都是這雙紅眼害的,紅色就是邪惡之眼啊。』

 

而憤怒的村民還沒等到審判,就已經把他打死了。而本來等待發落的其他紅色村民,就被衝進去的黑色村民殺死。還在家的紅色村民,就被帶到中間的廣場燒死,甚至有紅色眼睛的女村民直接被姦殺。而沒人在意,因為他們是邪惡的種子。

 

接著,黑色眼睛的村民開始和黃色眼睛的村民討論,憑著黑色眼睛的村民的人數當然說服了黃色村民。他們讓白色村民關進牢房,或發配到最危險的地方工作,因為這些人都是幫兇。而如今只要一有紅色眼睛的孩子出生,立刻會被血祭。而如果其他村落有紅色眼睛的村民經過,男的凌遲到死,女的先姦後殺。

 

而這些受害者的家屬村民覺得其實這只是一個外來者作的事件,更重要的是我們要找到消滅負面情緒的方法,不能找紅色眼睛的村民出氣。而黑色眼睛的村民認為這幾個村民是為受害者家屬,應該要傷心難過阿,應該要憤怒的懲罰犯人阿,我們幫你出氣,你們家屬居然還包庇罪犯,根本也是邪惡的同路人,乾脆你們一起死一死好了,也把家屬們關進牢房裡了。

 

而黑色眼睛的村民疑心日益變重,他們只跟身居要職的黃色還有紫色眼睛村民說話。但因為狙殺紅色村民這個法案,這個村子就一直維持著和平。只是綠色眼睛的村民刻意忽略其他顏色,尤其是現在村落裡最少的藍色眼睛…….。

 

因為大部分的村落事項都被黑色村民把持,在資源無法取得的情況下,藍色眼睛的村民生活越來越辛苦。直到有一天,一個藍色眼睛的村民不甘被黑色眼睛村民忽略,拿起石頭砸他。而所有的黑眼村民又再度憤怒了,他們居然被攻擊了,村莊絕對不容許邪惡和暴力!

 

於是他們再次的撲殺藍色眼睛,而在撲殺完畢後,黑色眼睛的居民這麼告訴大家:『其實每一個人都可以是正義,只要是邪惡發生的當下,我們團結起來,用盡我們的氣力,就能把邪惡誅殺,我們黑色眼睛的村民是大家的保衛者,我們要為正義而戰!』

 

而白色眼睛的村民再度出來喊話,他們宣稱暴力是解決不了問題的,黑色眼睛的居民需要停下來,和黃色以及紫色眼睛的行政官和司法官討論才行。而他們也想起,上次白色眼睛的村民也幫忙講話,他們一定也是邪惡的代言人,所以也把白色眼睛的居民通通殺了,因為他們該死。

 

忽然黃色眼睛的村民發現不對,告訴黑色應該要循他們的司法制度解決時。黑色眼睛的村民又憤怒了起來,如果罪犯不能在當下得到他該有的報應,那麼就不是正義了!你們一定跟白色眼睛的村民一樣想包庇犯罪,你以為司法了不起嗎?正義絕不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!

 

當然結果,你猜的到,黃色眼睛的村民也消失了,又是一次正義的展現,有這麼多正義的黑色眼睛村民,真是太好了呢。畢竟正義的力量太強大了,哪有邪惡敢與正義為敵呢?

 

eye

 

 

回應

張忘形

喜歡聽你我他的故事,接著在床上氧化,用著藍光幫腦袋行光合作用。 想知道更多請點我,或聯絡我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