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

心態決定你的姿態:AWE一日助教

昨天被好友亞瑟與DANA邀請,去AWE情感工作室擔任助教。這堂課是吸引力系列課程,如何運用你的吸引力和對方連線。而我當助教的內容非常的趣味,主要有三項,第一項是與女學員對眼20秒。第二項是讓女學員練習經過你的時候放電。而第三項是擔任情境標的,讓女學員了解男生的想法。因為在台灣裡,女性還是不太能直接搭訕男性的,所以DANA透過加強魅力,反過來提高讓男性對女性有興趣的分數。

 

跟一堆女性對眼,聽起來是一件很棒的工作。我跟我家女神講的時候,她說我大概會在對眼這關直接被電翻,因為我實在是一個社交障礙。不過說真的,特別感謝我家女神知道這樣的工作內容還是叫我去玩,她說多接觸別人是好事,能上別人的忙是很棒的事。我其實思考了一下,如果是她要去,我能不能有這樣的大度,我發現感覺還是會吃醋,會擔心,也會想東想西,但最後還是會讓他去。而我們的出發點是信任和良善,這件事情很重要。

 

離題了,是要說跟我很熟的朋友都知道,其實我很難跟人對眼。因為我滿害怕跟人用眼神交流,這是一種被人看穿的感覺。而我到了那個當下,與第一個女學員對眼的時候,我完全感受到了『尷尬』。在那個瞬間,我忽然了解其實尷尬是一種害怕,我們不知道對方怎麼看我,我也不知道該怎麼看對方,然後腦中出現了百萬種想法,卻完全沒有和對方交流。而我也感受到,這份尷尬不是我獨有,而是兩個人都有。而尷尬隨著時間拉長,就會更尷尬,最後只會讓兩個人都想離開這份尷尬。

 

所以尷尬只是我們對於未知的恐懼,而恐懼讓我們往更糟糕的方向尋找。所以我們總把對方想的很可怕,但忘了對方同樣也在害怕。於是我開始收起我的害怕,取而代之的是好奇。我好奇你為什麼來,好奇你現在在想什麼,好奇我給你什麼感覺。之後和女學員對眼時,我發現大家表情柔和許多,還有一些看起來在憋笑,結束後跟我說我覺得你感覺好有趣喔,覺得沒有壓力。然後我就發現,其實你帶著怎麼心態看別人,別人就會發現你的心態,也會這樣看你。

 

所以其實一切都回到心態,當自己發現他人高大上,我們要去高攀,或是別人矮胖宅,我們不想跟他講話,當然還有很多可能,但不外乎都是我們和對方的不平等。而當你和對方不同次元,自然就沒有吸引力。這樣的想法也在第二個練習時獲得映證。

 

第二次練習,女孩們瘋狂的用一個瞬間來電我,我發現我真正被電到的訊息不是

 

『我好正』
『我的眼神很棒吧』
『我這樣做應該還可以吧』

 

被電到的訊息都是

 

『欸~』
『我看見你了』
『你不錯喔~』

 

當然正妹能夠讓我的回頭率超高,但有許多女孩讓我回頭的原因不是顏值,而是我沒有珍惜那個跟妳對看的瞬間。她不是釋放出一個快看我的訊號,更不是充滿著我想跟你認識,或是我想要你回頭的訊號。而是她看見了我,這份看見就只是看見,也許再多一點讚美,接著擦身而過。接著我會開始思考為什麼我沒有多把握這個當下,於是我回頭。

 

所以我想吸引力的關鍵價值不在你多好,而是在你自不自然,你了不了解自己,你是為了討好別人而讚美,還是為了讓自己成為並不存在的幻象而努力。有很多人以為只要帶著我很正的傲氣,帶著你不了解我的神秘,帶著我穿衣風格超有品味的高層次,就能夠征服情場,但往往鍛羽而歸,回來自怨自艾,認為這世界好男人通通死光。(當然,男生也一大堆是認為女生各種拜金各種婊的,這個之前寫過一篇狀態,有興趣的朋友自己連)

 

我想我特別同意DANA跟亞瑟在課堂一開始講的三個核心價值,第一個是『沒有好壞對錯,只有因果』。承第一個價值,當我們心中放下了好壞對錯,便能開始思考第二個價值,那便是『沒有改變不了的事,只有改變不了的自己』。而當你接受了所有事情都能改變時,我想第三個也是最重要的價值便是『心存善念,盡力而為』。當我們的心中保持善念,不存在強迫,控制,認為對方應該如何如何之時,我們便可以找回自在。

 

所以講了半天,我只是想說沒人會想跟『裝』『假』部隊在一起,無論妳再怎麼高價值,只要看的出來在『裝』,或是『假』,那麼就如同很多人看著男生講話的『油』和『虛』,所以我們尋求的價值便是自然。當你的一切都成為了不自然,例如你表現出來的恐懼,表現出來的輕蔑,表現出來的高傲,甚至那抹模仿明星卻不適合你的假笑,其實大家都看的出來,這時沒有人會想跟妳一起相處。而當妳的一切都是這麼的自然,對於對方保持著高度的好奇心,並且欣然接受任何可能的結果。那麼我想,你便是非常『高價值』的女性了。

 

『招式有一百萬種,但只有心態能決定你的姿態。』

 

手
回應

張忘形

喜歡聽你我他的故事,接著在床上氧化,用著藍光幫腦袋行光合作用。 想知道更多請點我,或聯絡我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