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

與過去和解,別讓它成為未來的死結 -《好好說故事工作坊》

很久很久以前,通常都是一個故事的開端。因為故事大家就會想到過去的,已經發生的事。我一直覺得人不用糾結握去,但上了好好說故事工作坊後,對於故事這件事情大大的改觀。因為這些故事,其實都存在著意義。

 

洪震宇老師上過TED,出過書,甚至教過很多所謂的簡報達人。我原先以為,老師應該會用很多的技巧來教我們說故事。但老師說故事的語氣很平淡,沒有誇張的表情和激動的話語。甚至也沒有太多的停頓製造懸疑。老師就這麼簡單講著,而我卻身陷其中,彷彿在那個瞬間我也一起經歷了那一段旅程。當然,除了聽故事之外,如果你問我學到什麼,我會告訴你沒什麼。



 

接著我猜你會再問,為什麼?


我會笑著告訴你:『這就是我所學到的所有事情了。』

因為正是沒什麼,才讓你想問為什麼。我們說每一個人的人生都是一本書,都是故事。在很多看似『沒什麼』的故事背後,直到我們問了『為什麼』,你才知道後面藏了什麼東西。在這裡本來應該是助教的我,也被老師邀請一起參與,但在參與後,我又開始對自己人生的意義產生了反思。

 

在課堂上,大家都輪流變成了主角,也都互相分享了劇情。我和我的伙伴在聊的過程中,我的伙伴覺得我防的很深,但我倒是覺得我講的很真。當我的伙伴說完了我的故事,是一段我自以為不想劈腿,拋棄了女朋友追另一段關係,卻發現對方和我的朋友在一起的故事。聽起來老梗,就像小說和電視常發生的劇情,但我的心卻起了波瀾。

 

輪到我上台回答時,其實我的手是僵硬的。因為我好像被拉回了那個時空,我感受到世界如此黑暗,我是多麼的沒有價值,我不值得被愛,人與人的關係只有利用和背叛,所有的人似乎都等待著我這個鬧劇結束。

 

而在那個當下,其實我已經眼眶濕潤,尤其當老師問我,你原諒他們了嗎?你怎麼看當時的自己?在那個當下其實我腦袋當機了,因為我根本沒有想面對,我說著這些事情的時候常以第三人稱視角,就只是像說了個八卦,大家聽完就好。但這次我又像重新經歷了那些當下,鮮明的在我眼前不斷的播放,再播放,而我的腦袋響起了一句話。

 

『凡事發生必有其目的,並有助於我』

 

當這句話在我腦中響起之時,我想所有的事物都有他的意義,而這份意義來自我的追尋。我想這些年我不斷的寫關於感情與關係的相處,我從來不深陷情緒,只想用分析給與所有人解決辦法,也是某種我對當時的追尋與逃避。當時的我深陷於情緒卻無法自拔,也沒有人給我一個方法,教我怎麼辦。

 

所以我希望能夠成為這樣的那個人,多希望可以回到那個當下,幫助那時候的自己走出難關。但卻又不想讓情緒籠罩著自己,所以我只能用道理和概念,而不是將人拉回那個情緒。所以我做的一切,很可能是對當時那個缺陷的補償,甚至當我重新相信人的價值時,我開始把專注力放在建立人與人的連結,而不是以前腦袋想著人和人之間只存在著單純的交換。

 

當這些念頭席捲而來,我甚至沒辦法在最後老師結尾的時候好好的靜下心來,因為我發現唯有和過去的自己和解,那份過去才不會成為未來的死結。也只有真正接受和放下,那些過往才能昇華為人生未來的養分和意義。也就是故事讓我們編織了一張網,當我們把網織的越大,才能了解我們的現在受了過去的影響,而我們的未來就是現在的決定。

 

所以當我們對於人生迷惘的時候,可能是我們已經忘記了自己是誰,忘了自己為什麼在這條路上堅持,甚至開始問自己:『我為什麼在這條路堅持?』。所以透過傾聽,提問,說故事的過程,讓自己尋找自己的內在動機,尋找人生給予自己的意義,當這份意義引燃了心中渴望的火種,我們才又找回了自己。

 

所以當我回想洪老師在簡報的第一頁放上的名稱不是講師,而是『帶路人』。我開始思考,其實我們都有一段很長的路,因為人生有多長,我們就走了多長。謝謝洪老師的帶路,因為只有不斷深究為什麼,不斷感受生命過去和現在的連結,才能找出意義。更謝謝同學們的傾聽與回應,我才能走過一段完整且深刻的回憶路,並發現自己對於過去的補償與逃避。

 

在回憶路上我有許多期望,卻有更多的失望,但種種的發生讓我相信更美好的事物會在前方。所以我繼續堅持前行。而決定我是不是能找到美好的,正是我有沒有找回自己,面對自己,是不是全然的接受了過去的自己。接著才能專注於當下,並且用當下的選擇來創造未來。而如果我回頭看著過去的陰影,就無法發現我只是背對了陽光。但轉個身,我就能擁抱光芒。

 

『任何陰影,到頭來也只是光的孩子。人唯有經歷過光明與黑暗、戰爭與和平、興盛與衰頹,才算是真正活過。』

 

–褚威格<<昨日世界:一個歐洲人的回憶>>

 

storytelling_here_sign
回應

張忘形

喜歡聽你我他的故事,接著在床上氧化,用著藍光幫腦袋行光合作用。 想知道更多請點我,或聯絡我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