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

有病的大人

小時候的我,老覺得大人有病。

 

大人喜歡吃的東西都好奇怪,從各種顏色的蔬菜開始,例如茄子,青椒,紅蘿蔔等等。對我而言既不好吃,口感不好,很多的味道還不好聞。但我討厭的這些蔬菜還是常常上桌,然後繼續演被我討厭的戲碼。

 

然後我還納悶不已的還有小時候喝到的啤酒。本來看著有氣,我心想會不會喝起來跟可樂一樣,甜甜的又冰冰的,沒想到我一喝,直接吐了一地。記得那時還沒有金牌的台灣啤酒,又苦又澀,還有一種噁心的回甘,怎麼會大家吃著美食都要喝這種噁心的東西呢?

 

所以我當時一直在想,到底你們大人吃的喝的這些東西,是不是味覺壞掉了啊?以後我才不要吃這種東西。沒想到現在茄子青椒我都吃,雖然不到愛吃,但也不排斥。啤酒我是不太喝,但一般蒸餾酒我倒是非常喜歡。回想起當時的這些回憶,都覺得好笑。

 

我忽然有個想法,如果啤酒能夠思考,可以跟我對話,他們會說什麼?

 

如果有一天,我變成了我不喜歡的茄子青椒,或是啤酒。我會因為一個討厭我的孩子而難過嗎?我會因為一個不懂他們好在哪裡的孩子而自卑嗎?我會想叫那個孩子別走,希望他能理解我能夠提供的營養價值或是不同的感受嗎?

 

我想我不會,因為我知道我的價值在哪裡,喜歡吃青椒茄子以及喝啤酒的人,也一定知道我的價值在哪裡。我不會因為一個孩子的排斥而懷疑自己的價值,而我也只提供喜愛我的人豐富的維生素,還有微醺的感覺。

 

 

當自己因為誰的離開而懷疑自己,因為誰的討厭而隱藏自己,因為誰的目光而感到自卑時,是不是還有很多在我們身邊,懂得欣賞我們價值的人呢?

 

如果沒有,我也許會思考我是不是不夠有價值。我不會花時間枯萎,而我要怎麼樣吸取營養,讓自己變得更好,至少也要是自己喜歡的自己。

 

如果有,我想我會讓這些喜歡我的人分享我的價值,但同樣的我還是會讓我的價值更高,因為我相信懂得欣賞我的人,不會因為口感而討厭我,而是會專注在我的價值上。

 

如果你是一朵花,別人說你不美也不香,結果你就枯萎了,不就正中下懷了嗎?

 

回到開頭,當時的我覺得大人有病,長大了之後才知道原來不懂的是我。所以很多人說花若盛開,蝴蝶自來。只要知道自己的價值在那邊,專注在生活上,做自己能做的事。就像一朵花努力的吸取大地的養分,迎接陽光的擁抱,讓自己變的更精彩就好,其他的就讓時間去證明吧!

 

畢竟開頭的那個小孩,現在也是有病的大人,因為他終於瞭解那份價值所在。

 

beer-199650_1280

回應

張忘形

喜歡聽你我他的故事,接著在床上氧化,用著藍光幫腦袋行光合作用。 想知道更多請點我,或聯絡我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