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

如果生命是一場戲,我們根本不用為臨演傷心。

今天跟一個正妹聊天,她最近換了工作。因為環境不同,眼界也不同,看著她像是換了一個人,心裡也覺得開心。

 

然後我們聊到面對別人的閒話,指指點點,甚至是討厭。那些眼光總會讓我們感覺痛苦,就像把心放在炙熱的鐵板上一樣難受。然後我說其實我也會,我也常去講課被很多人因為年紀而輕視,甚至遇到想要看我出醜的,想辦法讓我難堪的,想把我踩下去的。但現在其實我就接受他吧,因為這是他們真實的感覺,我們也不需要去改變他們的看法。我們就謝謝他的提醒,然後把自己做好。如果我們能夠讓他們滿意也很好,如果沒有辦法,我想他們會去找到令他們滿意的人,祝福也好。

 

而她問了我:『忘形你是真的如你所說的堅強嗎?』

 

當然不是,我曾經也因為演講被說講的很爛而傷心難過,思考了好幾天,寫了《找到方向讓好變成更好,而不是無止盡的砍掉重練》。我講一個簡單的點大家都很能了解,所謂我們常見到的幾個神,也都不是每一個人都相信。例如耶穌,觀世音,還有存在於無形的阿拉,甚至還有荷蘭的飛天麵條。每一個都是有千千萬萬個信眾,但卻也不是每一個人都相信對吧?連神都能讓人有好惡了,更不要提我們自己了,所以我們怎麼可能讓所有人滿意呢?

 

我一直覺得這世界有三個類型的人,第一個類型是認識後覺得重要的人,第二個類型是認識後覺得不重要的人,第三個類型是不認識的人。先說不認識的人,其實他們根本對我們沒有任何想法,所以根本不需要去操心。我們只要做好自己,接著就會進入到認識後了。

 

其實最常影響我們的,是我們認識後覺得重要的人。當他們不認同我們的時候,我們會願意為了他們的看法而努力,或做出讓步。和他們溝通就算不是這麼順利,但我想我們會努力的和他們達到共識,因為他們是對我們而言重要的人,期待他們有一天能夠了解並且支持自己。但通常重要的人和我們的牽絆也不會因為我們的好惡而改變,不然也就不會是重要的人了。

 

但我們卻會常常因為不重要的人對我們的看法而難過,接著我們想要去證明些什麼。可能是扭轉那個印象,可能是討好對方,甚至想跟他爭個輸贏。我常在某個當下因為別人對自己的看法,因而想跟另一個人爭個輸贏。雖然後來我意識到了,但原來我的潛意識中還是有太多想要爭高下的念頭在。但透過每一次的覺察和反思,我都期望自己可以慢慢修正。

 

當然,如果對方提出的點在你深刻的反省後,覺得是能夠進步的空間或是機會,我都會很感謝對方給我的建議和指教。但往往我們會心情難過的都不是批評指教,而是偏見和標籤的輸出。而這些看法都會在這個當下讓我有很多情緒,但仔細想想就會發現,我們不但不用證明他們的看錯,更不必討好以求他們的停留,因為我們不是為了他們的眼光而存在。

 

大陸一個很紅的網路節目《羅輯思維》,羅胖說過一句超棒的話,大意就是技術性的問題歡迎討論,價值觀的問題要嘛你就接受,要嘛你就滾。當然我們也不是叫人家滾,而是不需要在價值觀這件事情和別人過不去,既然你都知道他對你擁有偏見和貼上標籤了,何苦跟他們計較?

 

重要的人太多,值得我們專注的事情太多,但我們的時間卻很少,為什麼要把時間放在這些不重要的人身上呢?最終回到一個本質上的問題,問問自己:

 

『他在我未來的人生中,會扮演什麼角色?』

 

如果生命是一齣劇,身為主角的我們要努力詮釋,因為生命的精彩取決於我們本身的努力。配角要完美挑選,因為和自己走過生命每一個歷程的家人,愛人,伙伴,朋友都在我們生命的不同階段陪伴我們。而不重要的人不過就是臨演,臨演如果看的不順眼,不過就這一秒出現,下一秒又要去別人的生命中軋戲了。既然如此,何苦為了這一秒的停留傷了自己的心?

 

suit-673697_960_720

 

回應

張忘形

喜歡聽你我他的故事,接著在床上氧化,用著藍光幫腦袋行光合作用。 想知道更多請點我,或聯絡我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