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

和別人比較,不會增加自己的價值

 

那天好朋友問我:『忘形,你覺得我的價值是什麼?』

 

老實說我忽然語塞,因為我一直覺得生命本身就是有價值的事。如果問大家一個問題,你現在可以成為你想要的樣子,那你想成為什麼?

 

我想也許有億萬富翁,也許變成了帥哥或正妹,也許是跟那個愛人過著幸福的日子,或是找到了很棒的工作,變成了厲害的人,每一個人應該都有很棒的答案。但絕對不會有『現在的自己』這個選項。因為我們都覺得現在的自己不夠好,想要有更好的自己。但是『更好的自己』真的存在嗎?當你變成了那個更好的自己,你真的就有價值了嗎?

 

我發現其實不會,因為當我們成為了『更好的自己』,又會有比『更好的自己』更好的存在。所以此生我們不斷的追逐這個更好的自己。從正面的態度出發這叫做進步,但是我們常常不是因為自己想成長而變成更好的自己,而是因為別人。

 

怎麼說呢,因為跟朋友聊著聊著,我才發現原來讓他思考價值的,是因為他發現被比較了,但那個比較的基準點根本不同。我恍然大悟,因為對我而言他的腦袋轉得很快,點子很多,對於事情的反應更是敏感度極佳。但是這樣的狀態可能往往會讓人不理解,或是他實際上做的事情不被看到。因為在沒有解釋的情況下,大家無法看見他的『價值』。但其實他本身是很有價值的,所以關鍵是在比較中的高下。

 

我發現其實很多的迷惘,都是比較下的產物。當我們發現別人過的比我們好,我們心中會有一種不是滋味的感覺。就像是可能同樣寫文章,假設有個知名作者叫做『得意』。我覺得『得意』寫的不怎麼樣,但點讚數和分享數卻比我高。在那個當下,我就會覺得『得意』有個觀點是很好阿,但是我的觀點只是不同觀點,為什麼大家只看到他的,卻沒看到我的。尤其在別人跟我說,我覺得你可以多看『得意』的文章,我覺得他寫的比你好。

 

在這個瞬間,我就開始分析其實他寫的哪裡不好,而我寫的哪裡好。但其實我迷失我自己了,我急著防禦,但我防禦的點往往就是我的弱點。那就是其實對於大家而言,我的確寫的就是沒有他好,而我不想接受這件事情。所以我急著找出我自己文章的價值,證明我自己文章的獨特,說服你我的才是更厲害的。

 

但開始說服的我,反而永遠無法說服。因為我其實沒有接受我的不足,而是想證明我的存在。但其實我的存在早已是事實,我的價值源自於我,而不是源自於比較。所以我們都期待別人不要幫我們貼標籤,但在這個比較的瞬間,我們已經在身上貼滿孰高孰低的標籤。所以當我們將價值放在比較,我們就把自己的價值建立在別人身上。可是跟強的人比難過,跟弱的比無聊,所以我們的價值不是載浮載沈的嗎?

 

但沒辦法,因為我們一輩子脫離不了比較,就像老媽總會說那個表哥又找到了什麼好工作,同事的孩子已經結婚了,EMBA的同學才40歲就買房子了。在這個時刻千萬不要急著證明自己,因為對方會這麼說通常都是已經比較完後的賽局,基準點根本不是公平的。但若我們急著證明那些人跟我不一樣,我們當然輸的一塌糊塗。所以我只能回答:『對阿,他們好厲害,我會努力的。』

 

但轉身後我都告訴自己,一定有你做不到,而我做的到的事。也一定有你做的到,我做不到的事情。所以我們轉個念,先謝謝對方提醒你要繼續努力,但我們不需要把這樣的價值向外延伸。我們的基準點不是別人,正是自己和昨天的自己相比吧!

 

『跟昨天的我相比,我是不是成長了?』

『跟昨天的我相比,我是不是更好了?』

 

回到好朋友問我的問題,我回答:

『我們存在,本身就是價值。想創造更多價值,我們就超越上一刻的自己吧!』

 

比較

回應

張忘形

喜歡聽你我他的故事,接著在床上氧化,用著藍光幫腦袋行光合作用。 想知道更多請點我,或聯絡我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